焦点新闻

中巴经济走廊将开启多方协作 沙特方案至少投资90亿美圆

发表时间:2019-01-09 15:11:04

  陪同访问的沙特驻巴基斯坦大使纳瓦夫·赛义德·马利基(NawafSaeedAl-Maliki)向媒体透露,沙特方案向中巴经济走廊投资90亿美圆,并在瓜达尔投资建立大型炼厂。“沙特盼望在中巴经济走廊投资,其细节将很快发布。”

  新年伊始,沙特能源、工业与矿产大臣参谋艾罕默德·哈马德·哈马迪(AhmedHamedal-Gamdi)就带领一支由15人组成的沙特商工总会代表团对位于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和瓜达尔自在贸易区停止了商务调查。这是沙特商界初次派团高调访问中巴经济走廊的旗舰项目。

  陪同访问的沙特驻巴基斯坦大使纳瓦夫·赛义德·马利基(NawafSaeedAl-Maliki)向媒体透露,沙特方案向中巴经济走廊投资90亿美圆,并在瓜达尔投资建立大型炼厂。“沙特盼望在中巴经济走廊投资,其细节将很快发布。”

  据阿拉伯新闻社报道,沙特和巴基斯坦将于2月签署一系列投资协议,其中包括沙特阿美公司在瓜达尔港建造一座造价数十亿美圆的大型石油炼化厂的协议。报道中,巴基斯坦新闻部长法瓦德·乔杜里(FawadChaudhry)证明,这些协议将在“沙特高级代表团”的见证下签署。

  “我们等待几周后同沙特阿美和ACWAPower签署若干个体谅备忘录。沙特阿美将在巴基斯坦建立一座炼油石化厂,而ACWAPower将在巴基斯坦的可再生能源范畴投资。”巴基斯坦国务部长兼投资委员会主席哈鲁恩·谢里夫(HaroonSharif)说,“我等待沙特在将来三年投资150亿美圆。”据预算,沙特的炼油石化厂将带来60至100亿美圆的投资。

  沙特阿美的炼化厂项目估计将是沙特在巴基斯坦的最大投资项目。谢里夫向媒体透露,在沙特商贸代表团访问瓜达尔期间,双方完成了该项目的体谅备忘录。他说,“总体方向已达成分歧,协议将在恰当的时分签署。”

  中巴经济走廊北起我国新疆喀什、南至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被外交部长王毅描绘为“一带一路”交响乐中的“第一乐章”,是衔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枢纽。

  2013年,巴基斯坦将瓜达尔港口运营权移交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经过5年的建立,港口设备全面更新改造,运营才能得到提升。同年3月,由中远海运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运营的瓜达尔港首条集装箱班轮航线正式开航,标志着瓜达尔港向完成商业化运营迈出重要一步。

  马利基表示,无论是瓜达尔港,还是中巴经济走廊,都为沙特提供了诸多投资协作的时机,名佳棋牌:且巴基斯坦政府已承诺为沙特加大对该国投资提供便利。“将来,沙特将积极参与瓜达尔各类产业投资项目,与中国朋友一道,努力将瓜达尔港打形成印度洋上的一颗明珠。”

  “沙特参与中巴经济走廊是一件大好事,标志着多个国度参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下同)建立的开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讨院高级研讨员周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多国参与是对走廊的重要补充,有助于走廊的延伸可扩展。”但他同时强调,不论沙特对走廊停止多大水平的投资,走廊将一直以中巴两国为主,由于“中国的投入和发明力是其他国度无法替代的”。

  沙特的参加意味着中巴经济走廊建立将从双边协作迈向多方协作。据巴基斯坦《论坛快报》报道,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姚敬在2018年10月表示,中国不反对沙特阿拉伯等其他国度参与中巴经济走廊,也希望将走廊经过阿富汗延伸至中亚国度。

  沙特为何要参与中巴经济走廊?

  “基于沙巴特殊的关系,沙特参加中巴经济走廊丝毫不让人不测。”周戎向本报记者强调,“在巴基斯坦的友好国度,中国和沙特简直并列。”第一,巴基斯坦是穆斯林国度,每年有大量的国民去沙特朝觐。第二,沙特具有丰厚的石油资源,是巴最主要的石油供给国。第三,沙特作为中东地域的大金主,长期向巴基斯坦提供财政援助。第四,沙巴树立了一些半盟约关系,两国具有亲密的军事协作。第五,沙特有很多巴基斯坦劳工,是巴基斯坦侨汇的主要来源国。

本文地址:http://www.westingz.com/newsdetail.php?newsid=11406
文章摘要: 中巴经济走廊将开启多方协作 沙特方案至少投资90亿美圆,续二有脚书橱住宅产业,千载一遇德者四天。

  沙特参加中巴经济走廊也有对本身利益的考量。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讨所首席研讨员贺文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剖析道,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量:第一,为了对立美国的经济制裁,伊朗屡次要挟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由此,同伊朗绝交的沙特希望为本国石油出口开拓愈加平安的通道。第二,随着美国从传统的能源进口大国向出口大国转化,沙特向美国出口的石油大幅减少,需求开辟其它的出口市场。“沙特参与中巴经济走廊建立,将为它的能源出口市场多元化做好铺垫。

  对中国来说,沙特的参加也是一件好事。周戎指出,沙特和中国不断坚持良好的关系。自国度主席习近平2016年1月访问沙特以来,中沙基建和能源协作不断突飞猛进,沙特参加中巴经济走廊、参与瓜达尔港建立,与两国关系的开展方向也分歧。

  “中国也乐见中巴经济走廊变得愈加开放。”在周戎看来,假如可以吸收到沙特等本地域的多个国度对走廊停止投资建立,那么无形中就为走廊向其他的陆路和海路延伸提供了条件和时机。“走廊框架下目前共有22个协作项目,其中10个业已竣工,12个在建,将来还需求晋级换代。这就需求多国的协助,而不只是一国的协助。”

  除了沙特之外,也有其他域内外国度表示出参与中巴经济走廊建立的兴味,包括阿联酋、伊朗、俄罗斯、中亚国度,以至是欧洲国度。其中,在沙特的推进下,阿联酋的表现最为积极。“我们估量,在将来三到五年内,沙特、阿联酋和中国将在中巴经济走廊投资约400亿美圆。”谢里夫称。

  除了这三国,谢里夫称,巴基斯坦投资委员会曾经收到了来自马来西亚、德国、韩国等国投资者的书面承诺。“大约有10位马来西亚投资者表示出对IT产业、清真食物和教育范畴的兴味。群众希望建立一个组装厂,在巴基斯坦消费三四种车型。我们曾经收到了他们的意向书,将很快研讨出详细的协作形式。”

  下阶段中巴经济走廊将向民生范畴拓展

  姚敬于2018年12月16日在《人民日报》刊文指出,“在中巴经济走廊建立带动下,中国已连续3年成为巴最大贸易同伴国,连续4年成为巴最大投资来源国,2017年双边贸易额初次打破200亿美圆,人员往来近20万人次。”

  虽然曾经获得了快速的停顿,但中巴经济走廊依然面临很多应战。东方锐眼执行董事郑刚多年来不断在巴基斯坦从事风险管理工作,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首先,港口距经济兴旺地域较远,虽然陆路交通已通,但平安问题没有处理,特别是中巴走廊西线风险较高。“目前,假如用货车运输的话,都需求军车护送,这就推高了物流本钱。”其次,当地劳动力技艺程度较低,而且很多人说当中央言,同中方雇主沟通艰难。

  过去两年,随着美国开端加息缩表、在全球范围内大搞逆全球化,巴基斯坦堕入了严重的财政危机。1月4日,巴基斯坦央行外汇储藏降落至72.9亿美圆,较上周又降落2.28%,连续数月处于戒备线以下。

  “我们在三年前就预测到了巴基斯坦可能会发作一场财政危机,由于巴基斯坦不断没有特别有优势的产业,主要还是以纺织、制糖等附加值较低的产业为主。”郑刚说,“除了纺织业以外,它的外汇收入主要依托外国直接投资、侨汇收入和对外援助。因而,它的财政不断是比拟成问题的。”

  在危殆时辰,中国向巴基斯坦伸出了援手。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月2日证明,中国已承诺向巴方提供20亿美圆援助,并强调,“中方不断并将继续经过援助、贸易、投资和全方位务实协作等举措向巴方提供支持,向巴基斯坦经济社会开展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协助。”除了中国之外,沙特、阿联酋也表示将向巴基斯坦提供援助。

  “输血”毕竟不是持久之计,要想真正走出这场财政危机,巴基斯坦亟需树立“造血”功用。“沙特固然不断财大气粗,但将来几年还真不好说。因而,巴基斯坦亟须应用中巴经济走廊带来的时机,培育出在国际上有一定竞争力的产业。”郑刚指出,假如基建项目没有跟产业做好配套,那么这些投资将无法带来经济效益。

  2018年7月,65岁的“政坛黑马”伊姆兰·汗中选巴基斯坦第22任总理,完毕了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和人民党三十多年的轮番执政。同年11月,伊姆兰·汗在初次对华访问期间,重申努力于中巴经济走廊建立,并同意加快瓜达尔港港口和配套项目建立。

  姚敬在文中称,下一阶段,中巴双方将展开更严密的务实协作,促进经贸交流与投资,夯实中巴经济走廊早期收获。在此根底上,推进走廊建立向产业园区、社会民生等范畴拓展,鼓舞中国企业对巴直接投资,扩展科技、农业、教育等民生协作。